晋中学校大全晋中教育新闻正文

抗战若干难点问题简释南京大屠杀是虚构的吗?

2015年08月26日 12:06 来源:学校大全编辑:admin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占领南京后,对中国平民和战俘实施长达多日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致使30多万中国人惨遭杀害,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这是一次有计划、有组织的大屠杀行为,更是日本帝国主义在侵华战争期间屠杀中国人民最为残暴、最大规模的血腥暴行。

但是,日本右翼势力仍试图抹杀这一铁的历史事实,甚至抛出“南京大屠杀虚构”的谬论。有的全面否认大屠杀事实;有的则在遇难人数上大做文章,妄称死难者人数“未定论”;有的声称日军暴行是少数下等级士兵的个人行为,与军队无关。日本文教部门甚至对历史教科书进行了篡改:把惨杀30万中国人的“南京大屠杀”改为日本“占领南京时,在一片混乱中,日军杀害了很多中国军民”。事实就是事实,真实的历史绝不会因为谎言而改变!

南京大屠杀的暴行,国内、国际有目共睹。国民党将领宋希濂指出,这“实为现代战史上破天荒之残暴记录”。时任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的德国人约翰·拉贝,在南京亲眼目睹了日军大屠杀,并在《拉贝日记》中真实记录了南京大屠杀的近500个惨案。英国《曼彻斯特卫报》记者田伯烈“发觉日军攻陷南京后,对中国的无辜良民,抢杀奸淫掳掠,无所不为”。他出于正义,撰写了《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指出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是“现代史上破天荒的残暴记录”,“现代文明史上最黑暗的一页”。美国牧师约翰·马吉直接拍摄记录了日军南京大屠杀的现场。

一些有良知的日本战犯对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也供认不讳。时任日军第十六师团师团长、陆军中将中岛今朝吾在日记中写道:“基本上不实行俘虏政策,决定采取全部彻底消灭的方针。但由于是以1000人、5000人、10000人计的群体,连武装都不能及时解除。”参与举世震惊的南京大屠杀的日本战犯东史郎供认说:在长官的命令下,自己曾动手杀死了37名手无寸铁的妇女、儿童和老人。他回忆说:“我们的长官告诉我们,我们进行战争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打赢这场战争。而为了赢得胜利可以不择手段地去做任何事情。”就连南京大屠杀的主要指挥者广田弘毅都承认日军在南京等地采用血腥手段,使“不少于30万的中国平民遭杀戮”。二战胜利后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中国审判战犯军事法庭,都对南京大屠杀进行了调查,并从法律上作出定性和定论。

731部队:日本军国主义 反人类的最好佐证

新华社北京8月23日电 731部队是日本精心策划、组织和实施细菌战的核心机构,是二战期间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细菌武器研制的大本营,也是发动细菌战争的策源地。入侵东北后,日本帝国主义为扩大对中国的侵略,违背日内瓦议定书,秘密组建了731部队,这支部队共设有4个专门进行细菌研究与实验的机构、4个支队,总人数达到3000余人。731部队组建伊始,就是一支名副其实的细菌特种战邪恶部队,它完全服从于、服务于战争,开始了长达数年的、骇人听闻的细菌战与人体活体实验等反人类的罪恶活动。

为了制造各种细菌武器,731部队分别对鼠疫、霍乱、伤寒、炭疽、结核等至少50种细菌开展实验和研究。为了尽快得到研究数据和更直接观察“实验”效果,他们竟践踏一切人类准则,强制使用大批中国人、苏联人和朝鲜人进行活体实验。他们用尽各种方法包括用活人进行惨无人道的细菌实验,被实验者无一不被残害致死,肢解尸体,焚化灭迹。他们肢解人体各部位的器官,制成标本,浸泡在标本瓶里,供教学研究使用。

据不完全统计,731部队仅在1937-1942年间就生产了1700余枚细菌炸弹,其中包括用于污染土壤的炸弹,用于播撒细菌云雾的炸弹,以及通过创口感染造成伤亡的碎片弹药等。一位前731部队的日军战犯供述道,自己当年在731部队的工作就是通过培养带有致病菌的跳蚤和老鼠来制造细菌武器。当时遵守的规则是“不准看、不准说、不准告诉别人”。如果有人想要擅自脱离731部队的话,他就会被日本军事法庭判处死刑。

强掳中国劳工是 “正当的劳务活动”吗?

新华社北京8月23日电 敬畏历史,才能放眼未来。二战期间日本强掳与奴役中国劳工,罪证确凿,本来不是问题。但日本总有人妄图掩盖事实,说中国劳工是“正当的劳务活动”,而多任日本政府内阁,都对掳掠残害中国劳工问题讳莫如深。在国内也有些人对此认识模糊,故颇值得一说。

东北是中国劳工被奴役和残害的主要地点之一。在广阔的东北大地,迄今已经发现60余处“万人坑”“炼人炉”,仅吉林境内就有辽源煤矿、吉林市丰满、延吉老头沟煤矿、通化石人血泪山、通化七道沟、大栗子铁矿等处的万人坑。“万人坑”的尸骨有的保持张着口、向上爬姿态,有的保留着弓着身躯、呈痛苦挣扎的形状,有的被捆着铁丝、戴着脚镣或头骨被打漏……他们以永远不变的姿势,控诉着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这些累累白骨,幽幽冤魂,到底是些什么人呢?大量历史档案、当事人日记和回忆,战犯审判材料以及有关照片资料,告诉了我们真相。

日本侵略者为实现“以战养战”目标,14年间强掳和奴役大量中国劳工。九一八事变后,他们先是在华北诱招,而后在占领区采用各种办法补充劳工,如划区摊派强征,强行抓捕的“抓浮浪”,建立所谓的“爱护村”强征农民,在东北实行的“良民”服劳役、“勤劳奉公制”等办法。还实施“猎兔”计划,把大量战俘用作特殊劳工。数量巨大仅从有依据的三个数字可见一斑,1935年到1937年诱招进入东北劳工109.6万,1942年到1945年8月在东北强征劳工430多万,1943年送往东北的战俘和平民各8万多。而这些劳工受着非人的待遇,条件恶劣、超负荷劳动,死亡率很高,如抚顺煤矿1941年死亡率6.7%,1942年11.1%,1943年12%。而穆兴水路工程时死亡率更超过24%。

然而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更惨酷的是在日本本土。1942年11月27日,日本作出向其本土大量输送劳工的决定。中国战俘和劳工大量被送往日本。1943年试验性地输送8批1411名,后两年输送161批37524名。同时也用“抓浮浪”的方式抓捕了大量劳工。据华北劳工协会等统计,1942年1月至1945年9月,从华北输出的强制劳工有据可查的达260多万人。这些劳工在日本遭受了残酷的奴役和迫害。从来吃不饱,住的是穴仓式木房,衣服单薄。而承担的是正常工作量的3倍。由于条件恶劣,仅两年就有6830名中国劳工死亡,死亡率17.5%,其中有14个事业处死亡率在30%以上,最高的52%。值得一提的是秋田县花冈鹿岛公司劳工,半年就死亡了200多人,劳工不堪其苦其辱于1945年6月进行了暴动,起义失败,数百人被折磨致死。

强掳与奴役中国劳工,有事实、有佐证、有遗迹、有记忆,铁证如山,岂容抵赖。

相关评论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新闻

晋中热门关注